当前位置: 首页> 攻略> 恶魔的牢笼II小说完整版下载_恶魔的牢笼II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恶魔的牢笼II小说最新章节

恶魔的牢笼II小说完整版下载_恶魔的牢笼II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恶魔的牢笼II小说最新章节

2016-11-09 21:45:11      作者:桔子H5游戏      来源:www.juzih5.com

在恶魔的世界里从来都是残忍的,可是想要从恶魔的手中逃离这个代价更是箱单的大,究竟自己的命运能否被改写呢?想知道更多的情节那就赶紧来阅读我们这部恶魔的牢笼II小说吧!

1857963-1464183682000.jpg

恶魔的牢笼II小说简介

扎在心底十一年的那根刺,只有一个人能替他拔出....

当单纯的守护变成霸道疯狂的爱欲。

当温柔意味着失去,偏执的渴望令他开始了不择手段的占有。

人越搂越紧,心却被越推越远....

可当诡异的真相被揭开,努力堆砌起来的美好又在瞬间,灰飞烟灭...

温洋:当我遍体鳞伤的爱上你,你却给了我最狠的一刀!

男孩看到殷锒戈的时候,吓了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。

殷琅戈满身是血,奄奄一息的倚靠在一只大垃圾桶旁,他半睁着眼睛,呼吸吃力,不远处的路灯光折照在他苍白的脸上。

那是张异常俊朗的年轻面孔,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,看上去明明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,但狭长的眼睛透着十足的冷意,给人一张张狂凌厉的感觉,他抬起头,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男孩。

男孩看上去十分瘦小,身上穿着颜色几乎褪尽的蓝衬衫和黑色七分裤,还带着几个颜色突兀的补丁,似乎有些营养不良,露出的两条胳膊和小腿十分细瘦,脚上一双破旧的塑料鞋,肩上斜挎着一只像是手工做的布包,里面装的应该是书,因为布包底下两个角破损的厉害,里面书本的白角已经露了一小截出来。

这个男孩全身的家当比起来,恐怕价值还比不上殷锒戈脚上的半根鞋带。

这一片是坐落在EC市郊区的困户区,这里和EC市繁华区的纸醉金迷形成两方极端,聚集着许多随着EC市的发展而被淘汰以及被EC市的奢华吸引,远赴而来后却不断失意的人,这里到处充斥着贫困不公甚至是犯罪,EC市政府早规划拆迁开发这一带,只是因为集居在这里的民众数量实在太多,拆迁计划这才一拖再拖。

这个男孩一看就是这里的住户。

“喂。”殷锒戈冷着脸,盯着男孩恐吓道,“敢叫人我他妈弄死你,滚!”

男孩害怕了,缩了缩肩膀,但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,他看着靳南脸上身上的血,许久才如蚊虫般嗡弱的说,“你流血了。”

未过变声期的声音还很青嫩,令人听不出性别,男孩眨着眼睛,蒲扇般的睫毛颤动着,看着既可爱又无害,殷锒戈甚至觉得这是个女孩子。

“滚!”殷锒戈大声道。

男孩哆嗦的一下,慌不迭的转身跑开了,随后靳南试图扶着墙站起来,可努力的半天也没成功。

身上的伤实在太多,即便站起来恐怕也走不了多远,如果再找不到隐藏的地方,迟早会被那些追杀他的人发现。

殷锒戈将自己的衬衫撕成一条条包扎身上的伤,流血过多给他带去的虚弱令他几近昏迷。

这时,巷子深处传来脚步声,殷锒戈警惕的望着黑色的巷深处,喝声道,“谁!”

只见巷子深处,刚才那个离开的男孩顺着墙小心翼翼的走来,两只黑溜溜的眼睛如只绵软无害的小动物似的无辜无害。

“又是你?”殷锒戈不耐烦的看着他。

“大人们说今天夜里有雨。”也许是天性胆懦,男孩的声音诺诺顿顿,像蚊虫一般,“你受那么重的伤,如果再淋一夜雨会没命的,要不到我家来住一夜吧,我就一个人住,我可以帮你包扎的。”

殷锒戈一脸狐疑的看着男孩,男孩虽然看上去脏兮兮的,但两只眼睛却出奇的清澈。

这时,两滴雨打在了殷锒戈的手背上。

殷锒戈朝男孩招了招手,毫不客气的使唤,“过来,把我扶起来。”

男孩迅速跑到殷锒戈跟前将他搀扶起来,男孩相对殷锒戈来说实在太矮,殷锒戈几乎是把他当拐杖支撑着身体。

走了不到十分钟的路,便来到了男孩的住处。

男孩的住处实在简陋,如果不细看殷锒戈还以为这是个破棚搭建的临时住所,挤在两幢平房中间的小屋,占地面积不过十来平米。

推开吱呀的门,里面的景象也一览无遗,一张床,一张紧贴着床的柜子,除此之后都是一些像是拾破烂捡来的纸盒塑料瓶。

殷锒戈坐在那张床上,听着床发出的不堪重负的声音都有种床随时会塌的感觉,男孩从柜子抽屉里拿出一卷纱布和半瓶消毒水,似乎感觉到了殷锒戈对自己小屋的嫌弃,低声道,“这都是干净的,能用。”

“小鬼,你为什么救我?”殷锒戈突然问,“就不怕我是坏人?”

男孩眨了眨眼睛,很认真的摇摇头,“不会的,这个地方坏人一般都不会受伤,受伤的大多数都是好人。”

殷锒戈突然笑了起来,他伸手捏着男孩的脸颊,脸几乎凑到男孩眼前,“你还真是蠢的可爱啊,不错不错,我喜欢,哈哈哈....”

男孩根本没听清眼前这个大哥哥到底说了什么,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脸,在他的记忆里,从来没有人会靠自己那么近,也从来没人会说,喜欢。

孤独寒冷的小天地陡然间照进一束光,男孩低下头,手指紧紧的攥着衣角搓着,下嘴唇都快咬紫了才压制下心头突然涌起的涩痛感。

“我...我帮你包扎一下吧。”

殷锒戈脱下长裤和衬衫,露出大腿和肩膀血淋淋的伤口,男孩看到伤口的一瞬间着实吓得不轻。

“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殷锒戈说完,卸下手腕上的表递给男孩,“你去把我这块表给当了,然后替我买几盒消炎药和....算了,你给张纸给我,我写给你,你到药房按纸上的帮我就是了。”

男孩连忙从自己作业本上撕下一角,然后从外面打了盆清水给殷锒戈,最后攥着纸条和殷锒戈的那只表跑了出去。

殷锒戈清洗完身上的血迹,此时男孩还没回来,而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。

想起男孩那枯杆似的瘦弱身形,殷锒戈不禁担心起来。

过了近半小时,男孩满身湿透的推门而入,他气喘吁吁的将装药的袋子给靳烽,手里紧攥的那一沓钞票递到靳烽眼前,上气不接下气道,“好...好多钱,真的..好...好多钱。”

殷锒戈的注意力显然不在钱上,他看着男孩满身雨水的狼狈模样,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,“你蠢啊,手里拿着钱还不知道给自己买把伞?”

“这...这是你的钱,我不能随便用的。”

“你....”看着男孩一本正经的眼神,殷锒戈只好把话训斥的话憋回来,他接过男孩手中的钱随便清点了一下,最后不知是哭是笑。

六万多的表,居然只当了两千多。

殷锒戈最后也没有说什么,处理完伤口,他倚在床上看着男孩。

男孩已经换了身衣服,依旧是带着几个补丁,已经十分褪色的衣裤,他坐在床边,一边用毛巾擦着头一边小心翼翼的瞅着倚在床上的殷锒戈,那眼神十分柔软无害,一瞬间竟让殷锒戈想到“绵羊”这种小牲口。

“你多大啊。”殷锒戈一直胳膊搭在屈起的膝盖上,样子十分随意,“看着挺小啊。”

男孩低声道,“已经九岁了。”

“可你这发育的跟六七岁似的,你家人呢?”

男孩低头揉着毛巾,没有说话,殷锒戈看着他黯淡的侧脸,总觉得下一秒这孩子会哭出来一样,虽然没有得到回复,不过殷锒戈心里已猜出七八,这个地带有不少孤儿,幸运的会被收养,不幸的只能自求暖饱,被饿死街头的也有过。

这孩子十有八.九是被遗弃的孤儿。

殷锒戈此时很疲惫,只想好好休息一晚回复精力,便也没有和男孩聊下去,望着这狭小的空间,和这还不够他身长的小床,想了想,他朝男孩招了招手,“我现在想好好休息一下,你要不睡我边上?这毕竟是你的地盘,总不至于让你睡地上吧。”

男孩连忙摆手,“不用不用,你身上有伤,我睡觉不安分会踢到你伤口的,我把地上打扫一下铺几张袋子就可以躺下的,你先睡吧,我还写一会儿作业呢。”

殷锒戈耸了耸肩,“好吧,随你的便。”

说着,殷锒戈躺了下来,他已经连续几天没睡好觉了,几乎是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,但冷硬的床板咯的他全身难受,也不知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发现男孩还趴在桌上写着作业。
 

相关文章